秋葵视频app观看高清频道

面对重机枪的压制,探出身子射击的二连和四连立刻就出现了伤亡,进而反击火力也被大幅度的削弱。

趁着这个空档,被火力压制的鬼子前锋立刻在军官的指挥下站起身子,缓缓的朝山头再次发起了进攻。

而在山头的下方,几个鬼子掷弹兵更是偷偷的将掷弹筒竖起,瞄准阵地左翼四连的轻机枪火力点开始发射。

咣……咣……!

短短的几分钟之内,左翼阵地上响起了十几声沉闷的爆炸。

硝烟中,四连仅有的两挺机枪全都被打哑,一下使得四连阵地的火力弱了下来。

激战中,左翼忽然一下子失去了两挺轻机枪的火力,使得正对面进攻的日伪军压力陡然一轻。

发现防线上有弱点,日军中队长立刻意识到这里有机可乘。下一刻,一个小队的日军增援部队立刻从对面山坡冲下来,在一个鬼子少尉的指挥下嚎叫着开始猛攻左翼的四连阵地。

这一下,失去了机枪掩护的左翼四连阵地立刻力有不逮,在鬼子的攻击下开始岌岌可危起来。

看到鬼子的进攻矛头直指己方阵地,正在指挥战斗的陆百川立刻发现的问题所在。

“他娘的……机枪给我打啊,为什么不开火!?”

……

可爱自拍萝莉清新萌照写真

“大哥……咱们的机枪手都完了,全都被鬼子的手炮炸死了,咋办啊……。”

随着陆百川的吼声,一个满脸是血的排长踉踉跄跄的跑了过来,看着陆百川哭哭啼啼的说道。

“……”

“你哭个屁啊……,他娘的,带老子过去!”

一脚踢翻被吓傻的手下,陆百川起身就打算亲自去机枪阵地那里看看。

就在此时,他身边的马三顺却一把拉住了他。

“大哥你是全连的主心骨,你得留在这,我去……。”

“老梆子,跟我来!”

话闭,马三顺带着老梆子和几个士兵立刻顺着战壕直奔不远处的机枪阵地。

之前为了提高机枪的射界,四连的机枪阵地被布置在了一处略高于主阵地的土坎上。

本来按照老不死的之前的布置,四连的两挺机枪应该是交替开火,同时不断的更换射击位置防止被鬼子的掷弹筒针对。可是由于四连的士兵经验欠缺,结果打起来脑子一热就将转移阵地这一出忘得干干净净。

片刻之后,等到马三顺来到阵地附近时,发现原来的机枪阵地早已经被掷弹筒轰击的不成样子,沙袋堆砌的大型掩体更是被轰塌了大半。

视线所及之内,除了六个机枪手四仰八叉的倒在一边外,附近还有七八名前来支援的士兵遗体,显然都是被鬼子掷弹筒给炸死了。

此时,这一段二十几米的阵地俨然已经被掷弹筒“清空了。”

危急时刻,马三顺来不及多看地上的战友遗体一眼。

咬牙一个箭步冲上前,他使劲将一个掩体上的尸体推开,抽出了底下压着的一挺歪把子机枪。

发现弹斗得还有子弹,马三顺赶紧将机枪架在阵地上,狠狠的一拉枪机后朝蜂拥而来的日伪军扣动了扳机。

卡卡……

再拉枪机,结果还是打不响。

“他娘的……什么破烂玩意!”

“三哥……这挺捷克式还能用,用这个。”

看到歪把子机枪打不响,老梆子赶紧翻动尸体,将一挺捷克式给找了出来。

闻言扔掉手中不知为何打不响的歪把子,马三顺接过捷克式,架在战壕上就朝下边猛扫。

爆豆般的枪声中,伴随着捷克式特有的短点射,冲锋的日伪军猝不及防,一下子被撂倒四五人。

与此同时,十几个士兵也被陆百川匆匆调过来,将逼近机枪阵地的日军锋线给打了回去。

激战中,日军的重机枪发现刚刚被打哑的八路军左翼机枪再次响起,立刻调转枪口扫射过来。

由于日军九二重机枪大多装有简易的光学瞄具,所以虽然距离有三百多米远,但鬼子依然打的异常精准。

激战中,马三顺第二个弹夹还没等打完,鬼子重机枪的七点七毫米子弹就横扫了过来。

噼啪……噼啪……

激射的弹雨中,机枪阵地附近几颗小二手臂粗的树木被拦腰打断。一个站在马三顺身边的士兵正要给马三顺的机枪换自弹夹,却突然闷哼一声倒飞出去。

“三哥,快下来……!”

看到不对劲,正趴在一旁用盒子炮射击的老梆子眼疾手快,一把就将还要继续射击的马三顺扯了下来。

……

阵地中间,看到身边士兵接二连三被重机枪的短点射打中倒在战壕里,老不死的在缩回头躲避弹雨的同时,急切的大吼起来:

“喜子,百川,放鬼子过来手榴弹伺候,别让弟兄们顶着野鸡脖子打!”

听到老不死的嘶哑的吼声,喜子和陆百川也反应过来,随即开始招呼战士们先缩到战壕里。

两分钟后,左手拉着手榴弹的引线,老不死的偷偷起身朝外猫了一眼。

“延迟三秒,手榴弹伺候上……!”

大吼一声,老不死的拉掉引线后默数三个数,随后使劲朝山下扔去。

片刻之后,阵地前沿立刻炸起一道道黑色的烟幕,进攻的日伪军顿时被狂暴的气浪掀的人仰马翻。

……

“瓜娃子们,跟我杀小鬼子啊……!”

眼见日伪军被手榴弹炸的哭爹喊娘陷入了混乱,老不死的立刻抓住机会,带领二连和四连发起了白刃反冲锋。

由于独立支队的弹药不多,老于行伍的他知道此刻必须抓住机会,用白刃战击溃对手的这一波进攻。否则用不了等到鬼子下次进攻,独立支队这边的弹药就要打光了。

在老不死的指挥下,陆百川和喜子纷纷带领战士们嚎叫着越出战壕,高举着刺刀和大刀片子冲了下去……!

……

……

五里地之外,贾家庄。

遮天蔽日的黑烟中,熊熊烈焰已经覆盖了整个村子。

哔哔啵啵的声音中,浓烟中的村子时而传出几声沉闷的响声,昭示着一间间房屋正在火焰中坍塌。

不远处,虽然隔着几十米的距离,但村子中的滚滚热浪还是让停在村口的骡马发出一阵阵的不安的叫声。

骡马的悲鸣声中,每辆辎重车上的日军都在车上不停的忙碌着,将一箱箱弹药被按照不同类别从马车上卸下,然后整齐的码放在一起。

而在队伍的最后面,在一个日军后勤中尉的指挥下,三辆马车已经被清空后放在一边,准备随时将已经分类准备好的弹药送上前线。

与在一边忙碌的日军后勤士兵不同,此刻在位于村口的一处公用水井旁确是另一番景象。

烈日下,十几个满头大汗的伪军围着井口,或是摇动沉重的辘轳提水,或是将一桶桶清凉的井水倒进水井旁的水槽内,准备挨个将疲惫的牲口饮饮水。

在他们不远处,更多的伪军搬来一块块石头,顶着烈日在搭建简单的野炊灶台,准备将从一口口从村子里抢来的铁锅架上。

很快,随着铁锅被一一支起来,十几个日军后勤士兵急匆匆的将一袋袋抢来的粮食从辎重车上卸下,在水井旁洗菜淘米,准备给前线的帝**人做一些热饭送上去。

而在这些忙碌的士兵最外围,一个伪军连长正在指挥几十个士兵搭建简易的沙袋掩体,算是给里面的日军提供一些保护。

……

此时此刻,不同于村子边上忙碌的日伪军,在他们前方官道对面的灌木丛里,一百多个气喘吁吁的八路军战士正静静的蹲在茂密的青纱帐里,紧握着手中的武器做着战前的休息。

抬起脏兮兮的衣袖擦了擦流到眼角的汗水,赵世勋目光锐利的盯着百多米开外的黄色身影,轻轻的拔出腰间的刺刀。

看到赵世勋的动作,涨红着脸的黑娃立刻朝身后的众人低吼道:

“上刺刀……。”

话音未落,一片寒光从树荫下一闪而出,瞬间结成了刀锋之林。

片刻之后,赵世勋从远处收回目光,缓缓转身看着众人。

“对面的日伪军加起来,人数得有二百人出头,大家伙怕不怕?”

“不怕……!”

听到赵世勋的询问,几乎全由老兵组成的一连战士立刻全无畏惧的低吼道。

“好……好……!弟兄们,我们这一仗唯一的目标,就是炸毁那些骡马车上的日军物资。而挡在我们完成任务面前最大的障碍,就是对面一百个鬼子的辎重兵。”

说到这,赵世勋转头看向身边十几个来自机炮连的战士。

“你们带来了多少发炮弹?”

“报告支队长,我们有四门掷弹筒,二十四发手炮炮弹。”

闻言点了点头,赵世勋指了指身后的方向。

“看到对面的伪军掩体了吗,一会等到对面开火后,你们看到鬼子过来增员伪军时,就把所有炮弹都砸过去。记住,一定要等鬼子增员伪军的时候,千万别打早了,听明白看吗?!”

“明白了,等鬼子增员伪军时在开火!”

“好……,等你们打光所有炮弹,就立刻原路返回去找老不死的他们,不用管我们。”

……,感谢书友们的支持,感谢大家的推荐票和月票!